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日媒微博正推动中国地方治理更上一层楼iyiou.com

2019-03-11 16:06:14

日媒:微博正推动中国地方治理更上一层楼

【编者按】

日本外交官站近日在头条刊登了北卡罗来纳大学夏洛特分校的传播学副教授蒋敏与北欧亚洲研究所的副研究员雅斯珀施雷格一篇讨论中国政务微博的文章。文章认为,大量政务微博的高效率应用体现出中国政府治理的灵活度。

本文获得两位作者书面授权,由澎湃刊载中文版,原文略有删节:

日本外交官站:微博正推动中国地方治理更上一层楼。 CFP 资料

我们曾就《中国情报》近期发表的一篇文章提问:中国政府对微博的采用是如何改善地方治理,平息社会争论的?为了寻找答案,我们对一个市政府官方微博进行了案例研究,得出结论如下:短期来看,官方微博既不是领导改革的破城槌,也不是会引发骇人疫情的病毒。它就如同试验场,地方政府在其中不断摸索、检验与公众的互动相处之道。而在地方政府努力改善社会管理的过程中,官方微博扮演着服务供应商的角色。随着商业服务供应商提供个性化服务、开展国家监督能力的不断提升,地方政府也正渐渐从服务供应商蜕变为服务预测者。

占领微博阵地

据中国互联络信息中心(CNNIC)估计,中国至去年年底已有2.78亿微博博主。新浪公司在2009年8月正式开始运营自己的新浪微博。由腾讯、易及搜狐开发的类似微博平台随之涌现。就连政府媒体《中国》也推出了微博。很快地,微博成为了中国线上公共生活的中心。

中宣部副部长王晨鼓励地方宣传部门要占领微博阵地。得到上级指示,地方政府纷纷将微博作为一种新型的社会管理方式纳入他们的行政管理中。中国电子政务研究中心称,截至2013年8月,已有17.6万政府官方微博账号遍布各种平台。值得一提的是,政府微博账户中有三分之一以上是由公安机关及官员进行维护的。政府微博的第二大梯队来自于市政府这样的行政主体(比如北京发布)。这些微博账户都致力于为决策征求民意,获取社会,与用户互动。

政府微博如同试验场

政府曾开展过电子政务,官方微博则是电子政务的进一步延伸。

总的来说,不论是电子政务还是微博,都是为了了解、引导公众观点,并为提升地方管理提供高效服务。地方部门通过植根于百姓的日常生活来做到这些:提供地方信息,回复用户提问以及吸引百姓关注。然而,不同于有着明确指导方针、人员及预算的常规部门,政府官方微博属于试验部门,是为了暂时使用或试验手上便不留太多的钱而进行的半制度化运行,因此地方政府可以有各自的理解与创新。实际上,像北京、成都、南京和上海,这些城市的地方微博迥异,反映出各地的行政架构、地域文化、历史和焦点。

一个官方微博远不是让民众看到这么简单。把关地方电子政务的政府官员努力运用官方微博来推动不同部门的后台整合。

采用政府微博的原因也可谓多种多样。总的来说,各市视微博为公众发表观点、监督政府工作的有力媒介。

我们所研究的市级宣传部门运作着一个相当成功的政府官方微博,吸引着数百万人关注,平均每天会有20条帖子。它采用的是一种很亲切友好的口吻以及高效的方法也不是一位禅者,承诺在工作日一小时内回复用户投诉。它的页面包含很多有用的小贴士(比如说天气、交通、健康、美食及安全),还有许多充满人情味的温馨故事。工作人员还发展出一种早晚帖的模式,在每天工作的开始和结尾为当地百姓送上问候。在春节前夕,也就是一年中客运为繁忙的时候,它还详细说明了中国高速列车分类系统:标签以G或C开头的列车时速高达300千米;以D开头的列车时速则达142千米;而那些以K开头的列车速度为120千米/时。你通常乘坐的列车究竟有多快呢?总的来说,微博生活应时应景,不但有用,还很人性化。

从提供服务到舆情监测

除了提供服务外,政府官方微博发展的一大新趋势就是向舆情监测和政府监督转型。政府和民众在络上的活动,正发挥着双重数据的作用,它们代表着线下实实在在的人。线上互动的记录会被政府保留,或者是由与政府合作、对这个商业平台进行管理的代理商保留。正如大卫莱昂提出的功能渐变对一种技术或系统的运用逐渐扩展,以至于超出了初衷无疑可以把事后提供服务的功能转变为事前服务预测或监督。

分析政府微博用户所产生的大量数据,能有效预测公民的需求,并针对性地提供个性化服务,开展政府监督。与我们交谈的市政府微博管理员对其前景了然于胸:当一个人与政府开展业务或互动时,就会产生相关数据。这些将不断累积并被储藏在档案中。比如说你结婚了,那么我可能就会建议你申请准生证,因为你准备生孩子了,对吧?根据我们对地方政府微博管理员的采访,他们为服务预测而发挥微博数据潜在作用,被中国学者和管理者誉为智慧政府。

我们所研究的市政府的初衷在于找到政府运作的微博平台是否有别于商业化的微博平台。这个想法后来被废弃,他们决定依托中国两大微博服务供应商即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进行运作。这种方法的裨益是显而易见的:也就是,无需在硬件和软件上投入资源,就能大大提高效率,拓宽政府与广大用户群的交流互动渠道。然而,依托供应商也限制了政府对于用户数据的控制,那些数据目前则由供应商更为高效地存档、运用及分析。

我们研究中所调查的市政府并不拥有特权获得用户数据。在当今的法律体系下,它也无法通过任何正规途径要求获得用户数据。另外,政府微博由私营微博服务供应商认证,而之前公民与当地政府的互动多在电子政务站上。这就标志着商业主体在地方管理中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从长远角度评价中国微博的潜在影响,就会有这样一个问题:这样的试验部门是否会成为改变的机制呢?就这一重要问题,我们采访的一位微博管理员评论道:我相信,如果微博能够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保持其受欢迎程度,那么更多的组织将会构建起工作机制、工作方法,并开始思考微博相关的新型工作途径。

蒋敏(音)是北卡罗来纳大学夏洛特分校的传播学副教授,也是宾夕法尼亚大学国际传播学研究中心的助理研究员。雅斯珀施雷格(Jesper Schlger)是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一名副教授,同时也是北欧亚洲研究所的副研究员。两位曾合作完成了《中国地方政府的官方微博和社会管理》一文,该文刊登在《中国情报》一期中。

2010年福州旅游F轮企业
2011年天津社区种子轮企业
依图获全球人脸识别挑战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