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普洱毛思贤反腐记短篇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2:27:0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话说清朝末年,在西南某省的深山里,有一个群山环抱的小盆地,因为周围山峰太高,一天之中日照时间很短,故此被当地人唤作“背阴山”,居住着数千与世隔绝的人。这里山高水寒、地瘠民贫、生产工具落后,与社会发展程度已经落后了几百年。人们只能穿麻布衣、住茅草房,刀耕火种,以玉米、苦荞、山芋为主食维持生存。由于山高路险、交通不便,人们只能自给自足,过着原始、简陋的生活。  某年,外地一个县官,素来清正廉明,因为不善阿谀奉承,无意间得罪了上司,意欲诬陷他犯了欺君之罪,幸亏在上司身边做事的朋友及时向他透露了消息,要他早作打算。县官自知性命难保,匆忙中收拾起简单的行李衣物和干粮,携家带口连夜逃进深山,不料却迷了路,经过十几天长途跋涉之后,盲闯误撞的逃到这里。  在山头上观察良久,看到这里有人群居住,且山高皇帝远,可保生命无忧,也顾不了生存环境恶劣,就决定隐姓埋名在此定居下来。  这里没有朝廷命官、没有土豪劣绅、没有泼皮无赖,保存着远古时期原始的、纯净的与世无争的民风,是洗涤心灵污垢的“世外桃源”。  县官在经过十天半月的操劳,安顿好妻子儿女的生活之后,选了个良辰吉日,备办了一席家宴,请了几个当地德高望重的长者来叙谈欢聚,借此了解熟悉民风民情。这是他为官多年,治民理政的“强项”,轻车熟路自不必细说。饮酒叙谈间,县官自称姓毛,名飘萍,做过私塾先生。因为厌恶尘世纷争,喜欢青山绿水,所以选择这清幽之地,来此躬耕自食。  且说这毛飘萍来自鱼米之乡、文化胜地,言谈举止自不同凡俗,还懂得些耕作农事。躬耕之余,收几个幼童传授文章诗词、琴棋书画;指导村民改良农具,学习先进的耕作方法;引导人们逐渐接受和习惯人际交往的礼仪规矩。慢慢的感染了村民,使得这蛮荒之地倒也有了些文化气氛,显露出些许欣欣向荣的“苗头”。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毛飘萍和儿子毛继祖都相继过世,孙子毛思贤也已经四十出头。毛家世代一直遵照祖训,默默的做着传播文化、教化乡民的事业。这也是中国历朝历代传统正直文化人共有的操守和担当。  这时已经是清帝退位以后、初生的民国风雨飘摇,各路军阀争抢地盘、浴血混战的时候了。  经过毛家(因为隐姓埋名,谁知道是什么家?)几代人文化上循循善诱、生产上改善耕作,人们的衣食住行已经发生巨大变化,蛮荒之地不再蛮荒,已经有了相当数量的文化人;由于生存质量的改善,人口增加到一万多,成立了几所小学;修通了可以走马帮的小路,输出些可以换钱的山货,带回些社会风云变幻的信息。这个长期处于封闭状态的“小社会”已经与“天下大势”有了或多或少的联系了。  这一年,毛家世代传播文化、教化乡民的事迹被中华民国XX县政府得知,特派要员亲赴背阴山,委任毛思贤为背阴山乡乡长。从此,这个被尘世遗忘的角落以“背阴山乡”的名称列入了民国政府建制。  在乡长的任上,毛思贤得以充分施展才华,执政理念遵循民主决策、人性化管理,尊重民意、关注民生、集思广益、“无为而治”,充分发挥民众的积极性和创造力。乡民的生产生活既有秩序井然的规范化,又有温馨和谐的自由化,把曾经蛮荒愚昧的背阴山乡治理成民风淳厚、遵纪守法、明礼诚信、人民基本温饱的“桃花源”。  由于在乡长任上干得非常出色,几年后,经过急于升迁的县长藤尉植向省民政厅极力保荐,委任毛思贤为县长。  怀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儒家思想抱负的毛思贤,离开生活了几十年难以割舍的偏僻的背阴山,踟蹰满志的上任去了。  然而随着年龄渐老,毛思贤对于纷繁复杂的工作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靠单枪匹马的拼搏已经难以应对。面对风起云涌的社会变化,毛思贤深感迫切需要眼界开阔、具有新思想的开拓型人才作为助手。  于是,毛思贤“思贤如渴”,一直留心查访人才。  个被毛思贤选中的人才,是中学教师史振极。毛思贤根据他的既往专业,委任他为县教育局局长。  史局长兢兢业业,对于教育工作学有专攻,各项工作井井有条。的缺陷就是缺乏果断,没有魄力,对于重大决策不敢负责,那时风云变幻、时局难测,每逢讨论重要问题,他就借故上厕所,回避责任。久而久之,同僚和下属们笑称他应该改名为“屎正急”。  毛思贤看看史局长有谋无断,不堪重任,调来某中学副校长杜紫腾担任教育局长,史振极改任局长助理,专管出谋划策。  杜紫腾此前长期担任副校长,没有实权,说话不管用,也就甘当逍遥派。管理学校全是校长说了算,反正你校长大权独揽,我出谋划策又有何用?干出了成绩是你的,干砸了事也没有我的责任。长此以往,养成了“做一天和尚撞一天敲钟”的性格,年久月深,积习难改,当上了教育局长依然是回避矛盾,缺乏担当。自称长期患胃病,久治不愈,每逢讨论敏感问题也是上厕所。正副局长臭味相投,一个“肚子疼”、一个“屎正急”,推诿塞责,在厕所里窃窃私笑,害得尽职敬业的父母官毛思贤无计可施。  当初毛思贤离开乡长任上时,选拔了两个下属为正副乡长,正乡长名叫傅作庸,文化比较高,是毛思贤当乡小学校长时的得意门生,已经在手下工作多年,有胆有识,敢作敢当,是个人才。副乡长名叫郑宗贤,没什么文化,是个实干家,不怕苦累、不计名利,襟怀坦荡、光明磊落,也是个出类拔萃的人才,两人一文一武,各有所长。开初,两人合作得很好,乡里的工作蒸蒸日上。但是日久天长,两人在工作中慢慢出现了一些矛盾,也就是一些“为民”还是“为国”方面孰轻孰重的一些政见不合。同僚之间政见不合是家常便饭,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恼人的是乡民们人前人后叫副乡长“郑乡长”,外人听起来不就是“正乡长”吗?叫老子“傅乡长”,外人听来不就是“副乡长”吗?妈的,老子一片忠心为国,吃苦受累,到头来倒成了“副作用”,你一个大老粗,居然敢自称“正宗贤”,老子那么多圣贤书真真是白读了。  从此,这个姓“傅”的正乡长吃喝玩乐,不理政事。自己寄予厚望的得意门生居然这样小肚鸡肠、计较名分、自甘沉沦,让恩师毛思贤伤透了心。  有的官员,即使不能令人满意,但毛思贤是“搬”不动的,比如民政局长夏留仁。  夏留仁出身名门望族、官宦世家,很有背景。他博学多才、仁心淳厚,工作兢兢业业,可惜有一点上不了台面的毛病——好色。好色的夏局长理所当然的为自己选了一个美貌非凡的女秘书,名叫沙芙丽,二人搂肩搭背,如胶似漆,形同夫妻。  夏局长属下有一个类似局长助理的“干事”,姓苟,其他部门的职员根据其职务性质都称他“苟干事”,听起来怪肉麻的,难免会引发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联想。  苟干事相貌英俊,伶牙俐齿,很会讨女人欢心,而且笔下文采飞扬,很有名气。在沙芙丽心中,夏留仁与苟干事难分高下,内心深处她甚至更爱苟干事,毕竟二人年龄相当,更具亲和力。夏留仁有官有钱,然年龄偏大;苟干事有才有貌,却财力不足。几经权衡,难以决断,沙芙丽决定两面迎合,“鱼与熊掌”得而兼之,玩起了三角恋爱,闹得桃色绯闻满天飞。  夏留仁族弟夏山岚任巡警队长,因为与夏留仁血统相近,也是个色中饿鬼,与沙芙丽表面上若无其事,其实暗度陈仓,有关绯闻早已在县城坊间广为传播。因为是同宗兄弟,夏留仁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市民们在背地里戏说他们四人:“下三滥”烂过“下流人”,“骚狐狸”勾引“狗干事”。  沙芙丽有个姨表妹,出洋留过学,见多识广,擅长打扮,浓妆艳抹,妖艳非凡。因为嫌父母起的名字“梅玉兰”有些“土气”,就自己改成有点“西味”的名字,叫梅妮。这梅妮也是天生丽质、性感风骚,因为不甘寂寞,老是缠着表姐要求为她介绍一个能够出头露面、炫耀美色的“工作”。  警察局长何月旺,原是土匪出身,被“招安”后在巡警队长手下担任小头目。当过土匪的经历练就了他胆大心细、思维敏捷的特长,很破过几个别人“啃”不动的疑难案子。也是合该他时来运转,当时恰逢警察局长升迁上调,何月旺就被前任县长破格提拔担任警察局长,超越了巡警队长夏山岚,成为小县城显赫一时的人物。也正是因为当过土匪,性情阴险狡诈,心狠手辣,抓到犯人后往往使用酷刑逼供,捆绑吊打,惨不忍闻。经历过酷刑的人事后回忆起都毛骨悚然。背地里称他为“活阎王”。  因为何月旺名声显赫,沙芙丽就把表妹梅妮介绍给了他。  梅妮傍上了何月旺,借助他结识了县政府的大部分头面人物。由于她的美貌和风骚,大多数头面人物都被她迷住,无人幸免。人们私下称梅妮“美女蛇”。  保安团长钟山郎,是个屠户出身,长期从事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生涯,养成了他心狠手辣的个性,多年前就与土匪有着或明或暗的来往,充当“坐探”的角色,为土匪提供谁家钱多谁家有金银等等的情报,让土匪每次抢劫都能满载而归。土匪头子何月旺被招安当上警察局长之后,不忘这个为他提供情报的喽啰,极力保荐他当上了保安团长。  政府的某些机构名称其实非常荒唐可笑,没有保安团之前,民众还能安居乐业,自从有了保安团的存在,民众整天提心吊胆、日夜不安。  有古语曰:“尔是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钟山郎未得志时,不过就是个杀猪宰羊的屠夫,人们并不把他看在眼里,可是一旦得志,就成了民众的灾星。  钟山郎隔三差五带着手下“查户口”、“抓嫌犯”,捏造罪名,恐吓威胁,勒索“免罪费”,收取“保护费”,闹得小城鬼哭神嚎,鸡犬不宁,人们私下称他“中山狼”。  钟山郎经常与何月旺混在一起,理所当然的与“骚狐狸”和“美女蛇”搭上了关系,打情骂俏、淫乱癫狂。  税务局长赵筹钧,本是一家小商号的会计,过着清贫的日子。因为算盘打得精,人称“铁算盘”,是远近闻名的算账高手,被税务局长“挖”来做了财务科职员,不久后升任财务科长,税务局长升迁后提拔为税务局长。也是因为算盘打得精,大小商家被他算计得几乎无利可图,背地里愤恨的骂他“赵抽筋”。  与钱打交道的人难免“雁过拔毛”,赵筹钧捞了些不义之财,经常花天酒地,吃得肥头大耳,满面红光。逛“窑子”、上酒店出手阔绰,自从见了漂亮风骚的梅妮,就与她勾搭上了,理所当然的被美女蛇缠住,成了逃不出也不想逃出的俘虏。  美女蛇有了钱,更加打扮的花枝招展,勾魂摄魄,大小官员除了县长毛思贤,无一不是拜倒在她的脚下。  沙芙丽与梅妮,经常互相介绍情人,互相探讨谁的“功夫”厉害,谁给的“体己钱”多,谁更容易“降服”。弄得大小官员经常夫妻反目,官员之间也经常争风吃醋,明争暗斗,甚至大打出手。一个“骚狐狸”,一个“美女蛇”,直搅得官场鸡飞狗跳,“战火”纷飞。  以上这些官场败类,大多数是前任县长留下的“班底”,背景复杂、盘根错节、爪牙众多、根基深厚,都不把毛思贤看在眼里,毛思贤也奈何不了他们,实际上成了光杆司令。  毛思贤想要整顿吏治,无奈官场整体沉沦,积重难返。这些败类虽然在情场上是勾心斗角的对手,在官场却又是臭味相投的伙伴,利益相关,沆瀣一气,共同对付毛县长。可怜毫无背景的一介书生毛思贤,怎能撼得动这样一个铁桶一般的利益群体?  县政府不是背阴山,那里是民风淳朴的百姓,这里是居心险恶的官僚,两个截然相反的场合,不可相提并论,在那里一呼百应的毛乡长,在这里成了一筹莫展的孤家寡人。  “什么钥匙开什么锁,什么药方治什么病”这句话,绝不是空穴来风。  毛县长终于心力交瘁,万念俱灰,对这个混乱、丑恶、肮脏的官场彻底失望了,以身体状况欠佳为由向上司请辞。在告别仪式上,他沉痛的致辞:  “老朽才疏德寡,不堪重任,无力救黎民于水火,深感愧疚。唯寄望于后任高贤,或可解苍生于倒悬。我向来思贤如渴,本想励精图治,造福桑梓,不想竟落得如此结局,有负绅民重望。当自此退隐山林,闭门思过,自省自责。”  言罢,痛心疾首,泣不成声。  次年,这位忠厚长者在悲痛自责中默默去世,背阴山全体乡民隆重致哀,悼念七日,方始下葬。  此后年年清明节,祭奠、扫墓的人群络绎不绝,低泣声、嚎哭声不绝于耳,哀思感天、真情动地!   共 467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好的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中老年癫痫治的药有哪些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白城有哪些三丙医院 天津功能检查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男性不育能治好吗 惠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如何诊断肌无力 惠州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银屑病饮食注意事项 白癜风能治愈吗 白癜风如何预防 梅州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肺癌饮食禁忌 汕尾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甲状腺炎如何预防 汕尾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克拉玛依牛皮癣医院 乐山牛皮癣医院 中山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南充牛皮癣医院 中山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运城牛皮癣医院 长沙牛皮癣医院 肇庆牛皮癣医院 安顺男科医院 潮州外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男科医院 承德男科医院 潮州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黄石妇科医院 济宁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莆田妇科医院 齐齐哈尔妇科医院 曲靖妇科医院 泰安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妇科医院 云浮妇科医院 威海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妇泌尿科医院 威海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小儿康复科医院 小儿感染科医院 威海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室缺医院哪家好 日照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变应性口炎医院 靶样含铁血黄素沉积性血管瘤医院 莱芜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变形杆菌肺炎医院 莱芜检验科医院哪家好 临沂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垂体腺瘤医院 尘螨过敏性哮喘医院 肠梨形鞭毛虫病医院 临沂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临沂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抽动症医院 驻马店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济源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鹤岗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大庆小儿感染科医院哪家好 大庆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大庆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大庆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大庆肝炎医院哪家好 抚顺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六安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包头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包头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包头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榆林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榆林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安康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安康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北海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百色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百色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贺州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崇左颌面外科医院哪家好 崇左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曲靖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平凉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吴忠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固原眼科医院哪家好 固原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琼海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