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普洱毛思贤反腐记短篇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2:27:0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话说清朝末年,在西南某省的深山里,有一个群山环抱的小盆地,因为周围山峰太高,一天之中日照时间很短,故此被当地人唤作“背阴山”,居住着数千与世隔绝的人。这里山高水寒、地瘠民贫、生产工具落后,与社会发展程度已经落后了几百年。人们只能穿麻布衣、住茅草房,刀耕火种,以玉米、苦荞、山芋为主食维持生存。由于山高路险、交通不便,人们只能自给自足,过着原始、简陋的生活。  某年,外地一个县官,素来清正廉明,因为不善阿谀奉承,无意间得罪了上司,意欲诬陷他犯了欺君之罪,幸亏在上司身边做事的朋友及时向他透露了消息,要他早作打算。县官自知性命难保,匆忙中收拾起简单的行李衣物和干粮,携家带口连夜逃进深山,不料却迷了路,经过十几天长途跋涉之后,盲闯误撞的逃到这里。  在山头上观察良久,看到这里有人群居住,且山高皇帝远,可保生命无忧,也顾不了生存环境恶劣,就决定隐姓埋名在此定居下来。  这里没有朝廷命官、没有土豪劣绅、没有泼皮无赖,保存着远古时期原始的、纯净的与世无争的民风,是洗涤心灵污垢的“世外桃源”。  县官在经过十天半月的操劳,安顿好妻子儿女的生活之后,选了个良辰吉日,备办了一席家宴,请了几个当地德高望重的长者来叙谈欢聚,借此了解熟悉民风民情。这是他为官多年,治民理政的“强项”,轻车熟路自不必细说。饮酒叙谈间,县官自称姓毛,名飘萍,做过私塾先生。因为厌恶尘世纷争,喜欢青山绿水,所以选择这清幽之地,来此躬耕自食。  且说这毛飘萍来自鱼米之乡、文化胜地,言谈举止自不同凡俗,还懂得些耕作农事。躬耕之余,收几个幼童传授文章诗词、琴棋书画;指导村民改良农具,学习先进的耕作方法;引导人们逐渐接受和习惯人际交往的礼仪规矩。慢慢的感染了村民,使得这蛮荒之地倒也有了些文化气氛,显露出些许欣欣向荣的“苗头”。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毛飘萍和儿子毛继祖都相继过世,孙子毛思贤也已经四十出头。毛家世代一直遵照祖训,默默的做着传播文化、教化乡民的事业。这也是中国历朝历代传统正直文化人共有的操守和担当。  这时已经是清帝退位以后、初生的民国风雨飘摇,各路军阀争抢地盘、浴血混战的时候了。  经过毛家(因为隐姓埋名,谁知道是什么家?)几代人文化上循循善诱、生产上改善耕作,人们的衣食住行已经发生巨大变化,蛮荒之地不再蛮荒,已经有了相当数量的文化人;由于生存质量的改善,人口增加到一万多,成立了几所小学;修通了可以走马帮的小路,输出些可以换钱的山货,带回些社会风云变幻的信息。这个长期处于封闭状态的“小社会”已经与“天下大势”有了或多或少的联系了。  这一年,毛家世代传播文化、教化乡民的事迹被中华民国XX县政府得知,特派要员亲赴背阴山,委任毛思贤为背阴山乡乡长。从此,这个被尘世遗忘的角落以“背阴山乡”的名称列入了民国政府建制。  在乡长的任上,毛思贤得以充分施展才华,执政理念遵循民主决策、人性化管理,尊重民意、关注民生、集思广益、“无为而治”,充分发挥民众的积极性和创造力。乡民的生产生活既有秩序井然的规范化,又有温馨和谐的自由化,把曾经蛮荒愚昧的背阴山乡治理成民风淳厚、遵纪守法、明礼诚信、人民基本温饱的“桃花源”。  由于在乡长任上干得非常出色,几年后,经过急于升迁的县长藤尉植向省民政厅极力保荐,委任毛思贤为县长。  怀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儒家思想抱负的毛思贤,离开生活了几十年难以割舍的偏僻的背阴山,踟蹰满志的上任去了。  然而随着年龄渐老,毛思贤对于纷繁复杂的工作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靠单枪匹马的拼搏已经难以应对。面对风起云涌的社会变化,毛思贤深感迫切需要眼界开阔、具有新思想的开拓型人才作为助手。  于是,毛思贤“思贤如渴”,一直留心查访人才。  个被毛思贤选中的人才,是中学教师史振极。毛思贤根据他的既往专业,委任他为县教育局局长。  史局长兢兢业业,对于教育工作学有专攻,各项工作井井有条。的缺陷就是缺乏果断,没有魄力,对于重大决策不敢负责,那时风云变幻、时局难测,每逢讨论重要问题,他就借故上厕所,回避责任。久而久之,同僚和下属们笑称他应该改名为“屎正急”。  毛思贤看看史局长有谋无断,不堪重任,调来某中学副校长杜紫腾担任教育局长,史振极改任局长助理,专管出谋划策。  杜紫腾此前长期担任副校长,没有实权,说话不管用,也就甘当逍遥派。管理学校全是校长说了算,反正你校长大权独揽,我出谋划策又有何用?干出了成绩是你的,干砸了事也没有我的责任。长此以往,养成了“做一天和尚撞一天敲钟”的性格,年久月深,积习难改,当上了教育局长依然是回避矛盾,缺乏担当。自称长期患胃病,久治不愈,每逢讨论敏感问题也是上厕所。正副局长臭味相投,一个“肚子疼”、一个“屎正急”,推诿塞责,在厕所里窃窃私笑,害得尽职敬业的父母官毛思贤无计可施。  当初毛思贤离开乡长任上时,选拔了两个下属为正副乡长,正乡长名叫傅作庸,文化比较高,是毛思贤当乡小学校长时的得意门生,已经在手下工作多年,有胆有识,敢作敢当,是个人才。副乡长名叫郑宗贤,没什么文化,是个实干家,不怕苦累、不计名利,襟怀坦荡、光明磊落,也是个出类拔萃的人才,两人一文一武,各有所长。开初,两人合作得很好,乡里的工作蒸蒸日上。但是日久天长,两人在工作中慢慢出现了一些矛盾,也就是一些“为民”还是“为国”方面孰轻孰重的一些政见不合。同僚之间政见不合是家常便饭,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恼人的是乡民们人前人后叫副乡长“郑乡长”,外人听起来不就是“正乡长”吗?叫老子“傅乡长”,外人听来不就是“副乡长”吗?妈的,老子一片忠心为国,吃苦受累,到头来倒成了“副作用”,你一个大老粗,居然敢自称“正宗贤”,老子那么多圣贤书真真是白读了。  从此,这个姓“傅”的正乡长吃喝玩乐,不理政事。自己寄予厚望的得意门生居然这样小肚鸡肠、计较名分、自甘沉沦,让恩师毛思贤伤透了心。  有的官员,即使不能令人满意,但毛思贤是“搬”不动的,比如民政局长夏留仁。  夏留仁出身名门望族、官宦世家,很有背景。他博学多才、仁心淳厚,工作兢兢业业,可惜有一点上不了台面的毛病——好色。好色的夏局长理所当然的为自己选了一个美貌非凡的女秘书,名叫沙芙丽,二人搂肩搭背,如胶似漆,形同夫妻。  夏局长属下有一个类似局长助理的“干事”,姓苟,其他部门的职员根据其职务性质都称他“苟干事”,听起来怪肉麻的,难免会引发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联想。  苟干事相貌英俊,伶牙俐齿,很会讨女人欢心,而且笔下文采飞扬,很有名气。在沙芙丽心中,夏留仁与苟干事难分高下,内心深处她甚至更爱苟干事,毕竟二人年龄相当,更具亲和力。夏留仁有官有钱,然年龄偏大;苟干事有才有貌,却财力不足。几经权衡,难以决断,沙芙丽决定两面迎合,“鱼与熊掌”得而兼之,玩起了三角恋爱,闹得桃色绯闻满天飞。  夏留仁族弟夏山岚任巡警队长,因为与夏留仁血统相近,也是个色中饿鬼,与沙芙丽表面上若无其事,其实暗度陈仓,有关绯闻早已在县城坊间广为传播。因为是同宗兄弟,夏留仁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市民们在背地里戏说他们四人:“下三滥”烂过“下流人”,“骚狐狸”勾引“狗干事”。  沙芙丽有个姨表妹,出洋留过学,见多识广,擅长打扮,浓妆艳抹,妖艳非凡。因为嫌父母起的名字“梅玉兰”有些“土气”,就自己改成有点“西味”的名字,叫梅妮。这梅妮也是天生丽质、性感风骚,因为不甘寂寞,老是缠着表姐要求为她介绍一个能够出头露面、炫耀美色的“工作”。  警察局长何月旺,原是土匪出身,被“招安”后在巡警队长手下担任小头目。当过土匪的经历练就了他胆大心细、思维敏捷的特长,很破过几个别人“啃”不动的疑难案子。也是合该他时来运转,当时恰逢警察局长升迁上调,何月旺就被前任县长破格提拔担任警察局长,超越了巡警队长夏山岚,成为小县城显赫一时的人物。也正是因为当过土匪,性情阴险狡诈,心狠手辣,抓到犯人后往往使用酷刑逼供,捆绑吊打,惨不忍闻。经历过酷刑的人事后回忆起都毛骨悚然。背地里称他为“活阎王”。  因为何月旺名声显赫,沙芙丽就把表妹梅妮介绍给了他。  梅妮傍上了何月旺,借助他结识了县政府的大部分头面人物。由于她的美貌和风骚,大多数头面人物都被她迷住,无人幸免。人们私下称梅妮“美女蛇”。  保安团长钟山郎,是个屠户出身,长期从事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生涯,养成了他心狠手辣的个性,多年前就与土匪有着或明或暗的来往,充当“坐探”的角色,为土匪提供谁家钱多谁家有金银等等的情报,让土匪每次抢劫都能满载而归。土匪头子何月旺被招安当上警察局长之后,不忘这个为他提供情报的喽啰,极力保荐他当上了保安团长。  政府的某些机构名称其实非常荒唐可笑,没有保安团之前,民众还能安居乐业,自从有了保安团的存在,民众整天提心吊胆、日夜不安。  有古语曰:“尔是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钟山郎未得志时,不过就是个杀猪宰羊的屠夫,人们并不把他看在眼里,可是一旦得志,就成了民众的灾星。  钟山郎隔三差五带着手下“查户口”、“抓嫌犯”,捏造罪名,恐吓威胁,勒索“免罪费”,收取“保护费”,闹得小城鬼哭神嚎,鸡犬不宁,人们私下称他“中山狼”。  钟山郎经常与何月旺混在一起,理所当然的与“骚狐狸”和“美女蛇”搭上了关系,打情骂俏、淫乱癫狂。  税务局长赵筹钧,本是一家小商号的会计,过着清贫的日子。因为算盘打得精,人称“铁算盘”,是远近闻名的算账高手,被税务局长“挖”来做了财务科职员,不久后升任财务科长,税务局长升迁后提拔为税务局长。也是因为算盘打得精,大小商家被他算计得几乎无利可图,背地里愤恨的骂他“赵抽筋”。  与钱打交道的人难免“雁过拔毛”,赵筹钧捞了些不义之财,经常花天酒地,吃得肥头大耳,满面红光。逛“窑子”、上酒店出手阔绰,自从见了漂亮风骚的梅妮,就与她勾搭上了,理所当然的被美女蛇缠住,成了逃不出也不想逃出的俘虏。  美女蛇有了钱,更加打扮的花枝招展,勾魂摄魄,大小官员除了县长毛思贤,无一不是拜倒在她的脚下。  沙芙丽与梅妮,经常互相介绍情人,互相探讨谁的“功夫”厉害,谁给的“体己钱”多,谁更容易“降服”。弄得大小官员经常夫妻反目,官员之间也经常争风吃醋,明争暗斗,甚至大打出手。一个“骚狐狸”,一个“美女蛇”,直搅得官场鸡飞狗跳,“战火”纷飞。  以上这些官场败类,大多数是前任县长留下的“班底”,背景复杂、盘根错节、爪牙众多、根基深厚,都不把毛思贤看在眼里,毛思贤也奈何不了他们,实际上成了光杆司令。  毛思贤想要整顿吏治,无奈官场整体沉沦,积重难返。这些败类虽然在情场上是勾心斗角的对手,在官场却又是臭味相投的伙伴,利益相关,沆瀣一气,共同对付毛县长。可怜毫无背景的一介书生毛思贤,怎能撼得动这样一个铁桶一般的利益群体?  县政府不是背阴山,那里是民风淳朴的百姓,这里是居心险恶的官僚,两个截然相反的场合,不可相提并论,在那里一呼百应的毛乡长,在这里成了一筹莫展的孤家寡人。  “什么钥匙开什么锁,什么药方治什么病”这句话,绝不是空穴来风。  毛县长终于心力交瘁,万念俱灰,对这个混乱、丑恶、肮脏的官场彻底失望了,以身体状况欠佳为由向上司请辞。在告别仪式上,他沉痛的致辞:  “老朽才疏德寡,不堪重任,无力救黎民于水火,深感愧疚。唯寄望于后任高贤,或可解苍生于倒悬。我向来思贤如渴,本想励精图治,造福桑梓,不想竟落得如此结局,有负绅民重望。当自此退隐山林,闭门思过,自省自责。”  言罢,痛心疾首,泣不成声。  次年,这位忠厚长者在悲痛自责中默默去世,背阴山全体乡民隆重致哀,悼念七日,方始下葬。  此后年年清明节,祭奠、扫墓的人群络绎不绝,低泣声、嚎哭声不绝于耳,哀思感天、真情动地!   共 467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好的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中老年癫痫治的药有哪些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拆迁安置 微信小程序怎么开店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