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揭秘大军阀吴佩孚是怎样和日本人斗智斗勇的

时间:2019-08-21 17:26:4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揭秘:大军阀吴佩孚是怎样和日本人斗智斗勇的?

若没有日本人的入侵,在政坛上已经销声匿迹的吴佩孚原本是要在北京城里颐养天年的。可是,卢沟桥事变的枪声打断了他的残梦。

1938年6月,日本帝国主义为摆脱侵华困境,策动在中国成立汉奸政府,实行“以华制华”。日本人看好了两个一直与蒋介石有宿怨的中国人,一个是当朝二号人物汪精卫,另一个便是曾统兵百万的“在北洋军阀中,比较还像一个人”的吴佩孚。他们一方面拉拢汪精卫,一方面拼命引诱原北洋政府头面人物吴佩孚。

位说客是日本人大伯通贞,他受命进入北平,邀见吴佩孚,请吴出山担负“兴亚”大任。吴佩孚没有答应。随后日方又派更厉害的号称“东方劳伦斯”的中国通、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决心要把吴佩孚拉下水。土肥原亲自出马,三次登门拉拢吴佩孚,都被吴佩孚用巧妙的语言挡开了。

次,土肥原以下自居,一见面就哀求说:“请玉帅出来,救救我们日本。”吴佩孚哈哈大笑,说:“我自身尚不能救,焉能救人?”土肥原不欢而去。

第二次,土肥原开门见山地说:“请玉帅出来,调停中日和平。”吴佩孚顺势说:“好哇!请贵国天皇和我国蒋总司令双方来电,请我出面调停。当然可以。”这无疑是出了个难题,土肥原无以应对。

第三次,土肥原以高官为诱饵,劝说吴佩孚出山维持中日民族关系,并保证恢复吴往日的权势。土肥原说:“请玉帅出山,担任原职,维持中日民族问题。”吴佩孚摇摇头苦笑说:“现在根本谈不上出山。如要出山,请贵国人等一概退出中国,包括东北在内,可以吗?”土肥原见有商量的余地,立即提出:“既然如此,就请您出面,开个中外招待会,如何?”吴佩孚听后欣然点头同意。没多久,日本及沦陷区的报刊大量报道吴佩孚要召开招待会的信息。土肥原还派人为吴佩孚准备好了招待会的“讲稿”,并命令翻译不论吴佩孚是否按照讲稿说,都要按讲稿逐句进行翻译。

1939年3月30日,百余名中外拥向什锦花园。花园内戒备森严,进场的每位都发有一份中英日三种文字的“讲稿”。吴佩孚尚未开口,中外们已经读到了打印好的《吴氏对时局的意见》。一身中国绅士装束的吴佩孚在众人的簇拥下进入会场,并客气地向先鞠了一躬,然后仅瞥了一眼案前的“讲稿”,就开始作即席讲演。开场的讲话土肥原十分满意,可吴佩孚讲着讲着突然话锋一转,一字一句地说:“唯‘平’乃能‘和’,‘和’必基于‘平’。本人认为,中日和平,唯有三个先决条件:一、日本无条件自华北撤兵;二、中华民国应保持领土和主权之完整;三、日本应以重庆(国民政府)为全面议和交涉对手。”怕在场的日本人听不懂。吴佩孚又厉声令秘书“断乎不容更改”地将自己的“政治宣言”翻译成日语。会场的中外纷纷疾笔如飞地记下了吴佩孚真实的讲话。随后吴佩孚把土肥原事先准备的“讲稿”从案前拿起来,狠狠地摔在地上,用力踩在脚下。土肥原气得浑身发抖,脸色蜡黄。吴佩孚巧妙地用招待会的形式,揭穿了土肥原散布的流言蜚语,粉碎了日本人的阴谋。

1938年12月的一天,什锦花园驶进了几辆小汽车,从车上下来几个身穿便装的日本人,领头的是吴佩孚的老朋友冈野增次郎。此人过去担任过吴佩孚的顾问,跟在他身后的便是接替土肥原的川本少将。川本对吴佩孚大加赞赏,并提出要拜吴为师的恳求,还以孝敬师母为名送给吴佩孚夫人一大笔钱。其实这是川本对吴实施的所谓“联络感情式”的拉拢方式。当时汪精卫已投靠日本,日本人提出了“汪主政,吴主军”的方略,所以继续对吴佩孚实施诱降。这次吴佩孚着急了,他连夜差人把钱退还了川本。

川本见此计失算,就又打起吴佩孚身边人的主意,但终也没有结果。川本亲自出马劝老师出山,吴佩孚却说:“如欲和平,必须全面撤兵!”川本苦求说:“老师应该体谅弟子的苦衷,土肥原将军因您拒绝出山而受到一生的挫折。如今,厄运又将落在弟子头上,如果老师执意拒绝,弟子只有剖腹自杀,以谢天皇。”吴佩孚却说:“承你错爱,拜吾为师,却不见你读经问义,你我之间不过空有一层师生关系罢了。又何必以师徒之虚名相逼?”然后他又送川本一句孟子的话:“小国不可以敌大,寡国不可以敌众,弱国不可以敌强。中国国大、人多,日本终必失败,这就是我对中日战争的看法。”川本气得只说了一句话:“大帅会后悔的!”后来日本人以死威逼,不想一到吴的家里,吴佩孚就请他们看一样东西,原来是一具黑漆棺材,吴佩孚已经在上面刻上了自己的名字

,只空了年月日。日本人利诱威逼均告失败。

1939年底的一天。吴佩孚在吃饺子时,肉馅中的一根骨渣插进了牙缝,几天后便肿了起来,疼得吴佩孚捂着嘴巴,呻吟不止。12月4日下午3点钟,川本和日军医处长石田,以及吴的朋友齐燮元、符定一等人驱车来到什锦花园,当时还有一队日本宪兵,他们拒绝任何人进入什锦花园。

吴佩孚看到川本时,表情非常愤怒。就在这时,石田拉开皮包掏出钳子、钢条等。然后用力撬开吴的嘴望了一下说:“要动手术把脓放出来。”吴夫人及其仆人极力阻拦也没有结果,无奈吴夫人只好抱着吴的头,其子抱着脚,石田掏出一把狭长锋利的手术刀。这时,吴的五姑爷张瑞丰见状大喝道:“慢着!”川本气势汹汹地走过来问:“什么事?”张怒目问道:“为什么不打麻药?”一句话提醒了吴的妻子,她也大声抗议:“既然开刀,为什么不打麻药?”石田苦笑着在皮包内翻了半天,才找出针剂,并给吴注射了一支,然后又撬开吴的牙齿。当时张瑞丰亲眼看到,石田那把狭长锋利的手术刀并没有指向胀肿的牙龈,而是刺向了吴的喉咙。只听吴“啊”地一声惨叫,鲜血喷射出来。顷刻间,鲜血汩汩地向外流,吴佩孚怒视川本一眼,气绝身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一岁半宝宝流鼻血
肠胃着凉有什么症状
急性腹泻的常见病因有哪些
老年人尿失禁的治疗方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天津功能检查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男性不育能治好吗 惠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如何诊断肌无力 惠州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银屑病饮食注意事项 白癜风能治愈吗 白癜风如何预防 梅州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肺癌饮食禁忌 汕尾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甲状腺炎如何预防 汕尾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克拉玛依牛皮癣医院 乐山牛皮癣医院 中山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南充牛皮癣医院 中山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运城牛皮癣医院 长沙牛皮癣医院 肇庆牛皮癣医院 安顺男科医院 潮州外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男科医院 承德男科医院 潮州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黄石妇科医院 济宁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莆田妇科医院 齐齐哈尔妇科医院 曲靖妇科医院 泰安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妇科医院 云浮妇科医院 威海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妇泌尿科医院 威海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小儿康复科医院 小儿感染科医院 威海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室缺医院哪家好 日照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变应性口炎医院 靶样含铁血黄素沉积性血管瘤医院 莱芜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变形杆菌肺炎医院 莱芜检验科医院哪家好 临沂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垂体腺瘤医院 尘螨过敏性哮喘医院 肠梨形鞭毛虫病医院 临沂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临沂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抽动症医院 驻马店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济源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鹤岗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大庆小儿感染科医院哪家好 大庆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大庆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大庆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大庆肝炎医院哪家好 抚顺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六安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包头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包头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包头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榆林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榆林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安康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安康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北海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百色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百色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贺州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崇左颌面外科医院哪家好 崇左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曲靖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平凉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吴忠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固原眼科医院哪家好 固原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琼海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