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嫌夫养成贤 第157章 宝贝

时间:2020-01-17 01:34:5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嫌夫养成贤 第157章 宝贝

谢娴儿听了吓一跳,赶紧把窗户打开一条缝,太极随着刺骨寒风一起钻进来。太极已经成了花猫,哭得小脸显淋淋的,毛上结了不少冰碴子,胡子都沾在了脸上。

谢娴儿接住它问,“说具体些,熊大姐到底怎么了?”

太极哭道,“熊大姐被群狼袭击了,浑身是伤。它也知道只有娘亲能救它,可是我劲太小弄不动它。它就咬着牙爬,好不容易爬到江边就再也爬不动了。娘,若是你不赶紧去救它,它就是自己不死,也会被其他野兽吃了。”

一听可爱的熊大姐伤得这样重,谢娴儿也心疼了。赶紧把太极放在地上说,“你等等。”然后穿上袄子棉裙,外面又套了个鼠皮坎肩儿。

出了卧房门,银红在堂屋里搭了个临时床值夜。把银红叫醒,让她去把耳房里的青瓷、粉蝶叫进来陪两个孩子睡觉。然后再去前院把小刀子叫醒,让他去院后把王喜和周大叔叫起来,把马车准备好,他们马上要出去救熊大姐。

之后,又去南屋把马二郎叫醒。

片刻钟后,两匹马、一辆马车乘着明亮的月色向玉岭山后山跑去。大概过了小半个时辰,就远远看见玉青江如一条弯弯曲曲的玉带,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着银光。江边耸立着许多小山一样的大石,其中一座小山犹为明显。

等到了那座小山面前,才看清楚是倒在地上的熊大姐。谢娴儿下了马车来到它面前,熊大姐的眼睛还睁着,看见谢娴儿来了就流出了眼泪,又低鸣了两声。

熊大姐身上的裙子连根纱都没有了。浑身起码有几十处伤口,多处皮毛被撕下,可怕的是肚子里流出好长一结肠子,堆在外面比太极的堆头还大。

谢娴儿难过地流出了眼泪,用帕子帮它擦擦眼泪安慰道,“宝贝别担心,我们会想办法救你。”

她四处望望。这里天寒地冻。北风呼啸,肯定不能在这里治伤。不说她不好拿光珠出来,怀里的那点眼泪水擦这么多伤口也是杯水车薪。关键是太冷。手脚都冻僵了,而且随时还会有野兽来袭击。

马二爷和小刀子也下了马来到熊大姐面前。马二爷说,“它的伤势这么重,得想办法把它弄回庄子治疗。”

谢娴儿也是这么想的。便对小刀子和王喜说,“快把马车的篷卸下来。把熊大姐弄上车。”

那边他们两人卸车篷,这边马二爷唬着胆子把肠子往熊大姐的肚皮里塞,疼得熊大姐流着眼泪不住哀鸣。谢娴儿则轻轻拍着它轻声安慰,让它千万配合。不要生气踢人,否则马二爷的小命休矣。

肠子都塞进去了,又用拿来的绷带把它的肚子缠紧了。这边弄好。那边的篷也卸了下来。

熊大姐此时是膘厚实的时候,重量足有六、七百斤。三个男人即使能抬起这么重的东西。但也不好抬熊大姐。若是拖,就更会加重它的伤势。

谢娴儿又轻声说,“宝贝,咬咬牙坚持一下,自己爬上车。上了车,你就有救了。”

熊大姐点点头,使出浑身的力气往马车前凑。

突然,太猫惨烈地叫了起来,“喵~喵~喵~”

几人抬头一看,只见十几只饿狼正长啸着沿着江岸向这边狂奔而来。几人吓坏了,马二爷急吼吼地把谢娴儿先抱上马,自己也骑了上去,小刀子也骑上马,太极则跳上马车。

谢娴儿大叫道,“宝贝,快,快爬上去。”

马二郎几人也大叫道,“熊大姐,快些。”

熊大姐咬着牙一点一点向马车前蹭着,爬出了乱石堆,接近马车了,再往车上爬,狼群也越来越近。几匹马大概也感觉危险正在临近,都开始急躁起来,王喜要使劲拉着缰绳才能让马老实下来。

等狼群快到的时候,熊大姐庞大的身子终于完全上了马车。几人一抽马鞭,两匹马跑在前面,马车紧跟其后,沿着来路狂奔起来。

狼群紧跟他们跑了一段路,直到过了一个土坡才停步。

等到马二郎回头彻底看不到狼群了,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马速也稍慢下来。谢娴儿听到这个声音,便猜到狼群没有追上来了,一直僵直的上身才松懈地往后倚在了马二郎的怀里。

来到西跨院门口,周嬷嬷和周大叔、周大栓正在那里紧张地等着。马二爷下马,再把谢娴儿抱下来。周嬷嬷拉着谢娴儿,看看她没受伤才放下心来,又把手里一直抱着的棉袍给她披上。

谢娴儿走之前就做好了两手准备,若不能在外面救治熊大姐,就要把它拉回来。所以已经吩咐周大叔找了一个门板准备着,再把西跨院的门框卸了下来。

把马从车上解下来,又把马车斜放在门板前,几人一齐使力把熊大姐推在门板上,再抬着门板进了西跨院。

上房及厢房的门都偏小,熊大姐庞大的身子进不去。只有后院的厨房门要宽些,几人把门板抬进厨房放下。这个厨房没做过饭,只是在有客人来的时候烧过水。此时,周嬷嬷手脚麻利地烧起水来。

打发马二郎去华大夫那里要治外伤的药,能把华大夫请来,他曾经是军队的军医,治外医的手艺非常好。又让周大叔去找些旧布和绷带来,过会儿要用。火烧了一会儿,房里便热了起来。

谢娴儿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把装眼泪水的小竹筒拿出来倒了一些眼泪在装了开水的大盆里。

半刻钟的功夫,周大叔先抱着一堆绷带和大布单子来了,接着华大夫也被马二郎“请”来了。

华大夫听说给熊治伤还不愿意来,结果马二郎让小刀子强行把棉袍给他穿上,连拖带拽地弄了来。但当他看到谢娴儿和周嬷嬷两个妇人都不怕,也就硬着头皮进来。

先看伤得重的肚皮,把缠着的绷带一解开。肠子又如水一样流了出来。华大夫检查肠子断没断,马二郎帮忙,周大叔拿着烛台在一旁照亮,谢娴儿则轻声安慰着它。

熊大姐疼得流着眼泪不住哀叫,身子不停地发抖,但还是没乱动。

还好肠子没断,把肠子塞进去。赶紧用谢娴儿准备的“凉开水”洗了伤口。糊上金创药,再用绷带绑好。其它的伤口就好处理多了,用水洗净。糊上金创药,用布包扎好。

做完这一切,几人早已是大汗淋漓,天光也已经大亮。

华大夫被马二郎扶了回去。谢娴儿走之前,还摸摸熊大姐的脸说。“宝贝好好歇息,这里很安全,等我回去歇歇再来看你。”

一晃过了半个月,熊大姐的伤势已经大好。能够在院子里缓慢走动了。这当然主要得益于谢娴儿在无人的时候,偷偷用光珠给它照过几次。

如今,熊大姐正如谢娴儿叫的那样。成了玉溪庄的宝贝,无论男女老少都宠着它喜欢它。连太极都让着它。

先谢娴儿还怕太极想不通,给它作工作。太极却大方地说,“人家哪有那么小气?熊大姐是女娃,你们宠着它也是正常。”

为了便于熊大姐往来,院大门、院侧门和上房、东厢大门都被加宽了。

自从熊大姐能进上房后,它都是同谢娴儿他们一起吃饭。为了照顾它,他们也不在侧屋的炕上吃了,而是在厅屋吃。几个人一桌,旁边地上太极一个大花瓷盘,熊大姐一个大铜盆。

此时野林里的熊都已经开始找洞穴冬眠了,但谢娴儿不能让熊大姐冬眠。她记得前世动物园中的熊也不冬眠,为此还度娘过,说熊冬眠的前提是皮下脂肪必须达到一定厚度。因为熊大姐之前受的伤极严重,本来已经养起来的膘已经瘦下去很多。

为了让它继续保持身材,谢娴儿抓住熊大姐爱美的性格,跟它说,“你不能再胖了,否则做的裙子都穿不了。再说,你如今在庄子里住着,随时有吃的,不需要睡长觉也能活下去。”

果真,熊大姐为了美,每顿只吃半盆子食物。

绿枝终于如愿以偿地实现了自己多年以来的远大理想,被老太太特批为大丫头,专门负责照顾太极和熊大姐。

这天早晨,喜欢睡懒觉的熊大姐起了个大早。因为它的裙子不注意被挂破了,它趁着天黑没人看到,来找绿枝给它换裙子。

此时丫头们都起床了,绿枝领着它进了东厢厅屋。因为它的衣裳放在北卧房里的柜子里,绿枝去拿衣裳,而熊大姐进不去,就坐在门口往里看。谢娴儿已经起身了,在银红的服侍下正坐在床上穿衣裳。

看到熊大姐伸个头看他们,就笑着招呼它道,“宝贝今天这么早?”

熊大姐一看就受不了了,原来娘亲和三个弟弟们竟然睡在一个床上,唯独把它甩去另一个院子。它极其伤心,坐在地上痛哭起来。

它的痛哭其实就是哀鸣,呜呜咽咽,又大声,把院子里的人都惊着了,跑来看是怎么回事。

谢娴儿也吓着了,赶紧下地跑去问它道,“哎哟,宝贝怎么了?”

熊大姐一只大肥掌抹着眼泪,一只大肥掌指着床继续痛哭着。

太极一下蹿到熊大姐身边安慰它,真哥儿和显哥儿也醒了,想爬起来却被屋里的绿枝和银红按住。

谢娴儿如今已经比较了解熊大姐的性格了,想一想就知道它是吃太极跟自己睡一个床的醋了。忙道,“宝贝,你不能跟我们睡一个床的。不说这个床经不起你的重量,就是我们睡在一起,你睡着了一个翻身,我们不是都得被你压成肉饼?”

老爷子和老太太进了屋,气乎乎的老爷子本来想说谁惹它了就用大板斧砍谁。可是却只见谢娴儿、太极跟它在一起,这个话就说不出口了。

傻子也知道柿子按着软的捏,大声吼道,“宝贝儿怎么了?是不是二郎那傻小子惹着你了?你等着,我大耳巴子抽他。”

才在院外打拳回来的马二郎听了,气道,“宝贝儿哭又关我什么事了?我才从外面回来,什么事都不知道,又在骂我。”

老太太赶紧摆手说道,“都别添乱。”又问谢娴儿,“宝贝儿啥事这么伤心啊?”

谢娴儿说了自己的猜测。

老太太一听是这事,也犯难了。几人一商量,不能睡一张床,就住一栋厢房吧,把东厢南边的耳房改造出来给它住。熊大姐听了,才止住了哭声。

早饭过后,周大叔就领着几个人来改造房子。耳房本来就偏小,直接把镶窗户那堵墙拆了,连着原来的门一起做了两扇对开大门。里面什么家具也不放,只丢了几个熊大姐喜欢的玩偶,和一个放零食的铜盆。

下晌房子就改造完了,熊大姐钻进去看看新居,又钻出来对着谢娴儿几人直笑。看来,它很满意了。

这天夜里便飘起了鹅毛大雪,这是今年冬天的场大雪。早晨一推门,地上、树上、房顶上厚厚的一层白雪。谢娴儿前世是南方人,看到这一片银妆素裹,很是有些激动。

早饭过后,众人都在温暖的上房厅屋里说笑。闲不住的老爷子和孩子们也不愿意出去,因为外面的雪太大,又冷。

马二郎觉得自己是公职人员,不好再耽搁久了。又见熊大姐今天身体、心情都不错,于是回屋把那两块炭石拿了来。

问道,“熊大姐,这两块炭石是你在哪里捡到的?”

熊大姐听了,本来微笑的嘴立马闭上了,脸转向一边,鸟都不鸟他。

马二郎还不知道怎么回去,莫名其妙地看看熊大姐,又看看众人。

老爷子聪明了一回,哼道,“你个傻子,它是咱们家的宝贝儿,要叫它宝贝儿。”

哦,他一激动就忘了熊大姐喜欢人家叫它宝贝儿。忙道,“宝贝儿,我一高兴就忘了,快别生气了。快告诉我,这石头是你在什么地方捡到的。”

熊大姐听了才转过头来,低鸣了几声。熊话除了太极谁都听不懂,一屋子人相互看看,不知道它在说什么。

熊大姐见状,只得起身,扭着胖胖的身子出了门。未完待续

ps:谢谢亲的月票和平安符,非常感谢。祝亲们中秋快乐!

...

在长春治牛皮癣哪所医院好
天津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贵州癫痫病权威医院
日照治疗牛皮癣价格
遵义癫痫医院哪治得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