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平凡耕匆匆那些年征文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6:35:5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记忆里的那些年很漫长,长得让人再走不回去初的起点;那些年又很短暂,短得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很多时候,我会被回忆纠缠得很痛苦。这痛苦,就如同伤被无情地撒了把盐,让人无语言疼。我知道,我离开了那座城市,这样的痛苦便会一生纠缠着我。无论我走到哪里,它都会如影相随。除非,我死去。  然而,我从未想到过死。死,对于一个生者来说,需要勇气。我坐在江边,看着夕阳下的江水,波光粼粼。我从清晨一直坐到日落,都没有认为缓缓流淌的江水是我的归宿。  我不会用死来诠释对人生的理解,那样,我会鄙视自己。莫然曾说过,我是双重性格的人,坚强理智的时候,让他看着可怕,柔弱无助的时候,又让他想拼了命去保护。  我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只知道,在莫然面前,我不会掩饰自己,只会像一张白纸赤裸裸地展现在他面前,唯有这样,才能使我更安心。然而,这样的赤裸裸终是让我失去了他。看着他离去时的背影,我开始怀疑两个人之间的情感应该用什么来维系,难道不是坦诚?  莫然离去时,我的眼里没有泪。似乎是想明白了,才会没有泪,又似乎脑子始终是空白的,不知道泪要从哪里流。他说,他我流泪的样子,然而,那天,我没让他看到我流泪的样子。就那样一直看着他,看着他,看得眼酸了,心酸了。也许,他没有看到他想看到的,便转身离去了。很多年后,莫然对我说,如果那天,我流泪了,他会毫不犹豫地留下来。  那不是我期望的,任何一份带了瑕疵的情感,都需要时间的沉淀。莫然需要,我也需要。我从不怨恨他的离去,因为我也曾经历过痛苦的挣扎。我懂一个人的权利不会掌握在别人手中,也懂任何勉强都会是未来的绊脚索,而这个勉强是相对于我们双方而言的。没有人跌倒一次,还会希望再次跌倒。  咖啡厅里,好友晴天说,我的理性让她真得无话可说。莫然离去时,晴天就在不远处看着,她恨不能替我留下他,因为,她知道,他才是我心里惟一的爱人。这个藏在我心底的心声,只吐露给了她。  我不否认他是惟一,以前是,以后也会是。但是,如果我不放他走,未来后悔的人一定是我。说这话时,我的心里没有一丝波澜。晴天恨恨地踢了我身下的椅子,头也不回地离去。  看着晴天离去的背影,我知道她是真心为我惋惜。我把着手上的咖啡,拿铁的味道在鼻翼间缭绕。对于一份情感的终结,所有的理由都是苍白的,不管谁对与谁错,都不过是过眼云烟。我辗转了一夜的结果,便是得出这个结论。  然而,为什么要成为擦肩,为什么要成为过眼云烟,这不是我想要的。没有一个人遇到爱情时,就想到会结束。眼泪不争地从眼里流下来,在咖啡杯里溅起小小的水花。这里是我们每天都要坐一坐的地方,这座椅上,还残留着他的气息。  透过朦胧看向窗外,那棵玉兰树开败的花瓣,跌落一地。如果我知道在莫然离去后会如此的想念,当时,是不是就不会放他离去?很多年后,我都在被这种想法折磨着,直到又遇到他。  然而,当时,我却觉得自己应该受到嘲笑。一个成年人,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他对自己负责,我也要为自己负责。不管如何,结果只能自己承受。  离开那座城市的时候,我是那样的决绝,连回头的欲望都没有。头顶的天空是那么蓝,那么透亮,街上的树是那么绿,花儿开得是那么红,不得不说,五月,是个迷人的月份。突然我的心情变得格外的好。抹去眼角莫名其妙流下的眼泪,告诉自己,不想回头的时候,就抬起头,看看天,看看草,看看这个世界。  我想一个人静静地离开,这个城市,已没有我可留恋,除了晴天。但是,我不想晴天此刻出现在我面前,不是我冷漠,也不是我绝情。晴天会让我的离去变得艰难,如果她知道事情的真相,她也一定不会让莫然离去。  然而,晴天的电话依旧追上了我离去的脚步。那个永远都是风风火火的女人,在电话那头哭得一塌糊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失恋的人是她。  谢林,你是在施舍吗?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以为你走了,我就会得到他吗?你个笨蛋,他不爱我,你知道不知道?那天,莫然约我出来就是想拒绝,是我,奢求了一个吻……  我将那声音终止在泪干的那一刻。晴天终于看到我留在她枕下的信。不管什么理由,一切都结束了。  那天,我看到她和莫然站在树林的角落里,便想到了我和莫然的结果。我曾想我无法再面对莫然,然而,第二天见到他时,我是那么平静。如果我将那一幕永远埋在心底,也许,我和莫然会平平静静地过下去。  但是,性格中的清高与倔强不会让我选择那么做。任何解释都不能抹煞做过的一切。在莫然面前,我就像一个透明的人,我无法忍受我在日光下生活,而别人会在黑暗中注视着我。我提出分手的那一刻,莫然眼睛里的痛苦一度刺痛了我。但我,依然倔强的选择离去。  是的,是我先选择离开,选择静下心来思考一下我们的未来。而等到莫然告诉我,他要离开这里时,我想,我们真的是结束了。莫然就像一道雨后的彩虹,在我的空中停留了片刻,还未等我细数他生命里的颜色,他便消失了。而我,对于莫然,又算什么?我不得而知。  我知道电话那头的晴天还在哭泣,她说过,我是她永远的姐姐。我也是把她当成妹妹看的,就像我在信里说的,是我太自私了,眼里只有莫然。爱上莫然,她没有错,我们谁都没有错。我希望被她祝福过的爱情会在她的生命里继续发光。  莫然走了,我走了。我们都觉得这么做是对的。当我认识到,我们都做错了的时候,命运已经让三人在这段无果的爱情里挣扎了很多年,很多年……    【二】    我回到了家乡,一个北方的小城。小城里有我的亲人,无论我怎样在路上兜来兜去,终回到的还是这里。  母亲说,她无力为我铺平人生前行的道路,但她可以为我守着一个温暖的家。任何时候。  还是那座老院子,和我走的时候没有两样。还是那么老旧,老得就像母亲额头上的皱纹,像她头上的白发。目光停留在青砖瓦檐上,我想掀开我离开日子里老院子的生活。然而,不知是我的眼皮沉重的无力再支撑憔悴的目光,还是母亲孤单的日子过得太沉重,我站在母亲面前时,眼前已是一片黑暗。  走回家的这段历程,就如同跨越了千年。我将命里的无缘留在那个世界,那个只有莫然的世界。现在,我要面对的,是母亲和我的世界。它温馨、温暖,但它不会再有谁出现,不会再有。  我醒来时,看到母亲垂泪的背影。她对着那张让我只知其人却不知人在何方的照片。母亲又在思念父亲了。从我懂得母亲脸上的忧伤开始,这样的情景便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母亲的命运也成就了我的命运,而且,我继承了母亲眼里一部分忧伤。这忧伤里,有母亲、有父亲、还有自己。  也许,我与莫然的这段无果的爱情,也和这忧伤有关吧!没有人知道,一份安全的情感在我的心里是多么重要。母亲很少说起父亲的事情,连生死都没有确切地说起过。我不愿提及母亲的忧伤,不管生死,总之,我们的世界里没有父亲。然而,我在母亲淡淡的忧伤的眼眸里,看到的是失望和一些我不懂的迷茫。  母亲转过身看向我,她眼角的泪还没有拭净。我心疼母亲。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会让母亲守候一生。做为一个曾经医术超群的女人,她明明可以有一个幸福的人生,为何要独守寂寞?很多时候,我以为是因为我。母亲对我的爱是炽烈的,天下所有孩子得到的爱都不及她对我付出的一分。正是这样的爱,让我变得自私,独我。  母亲却从不认为这是我的缺点。她总会用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看着我,什么也不说,只是目光随着我的影子转动。后来她说,我身体里的血液,让我拥有了太多父亲的影子,如果没有我,她不知如何活下去。她看着我的时候,是她幸福的时候,就像父亲在她身边一样。  我不知道这是母亲的悲哀,还是她的幸福。我代替不了父亲,我就是我,我能给她的只是一个女儿的陪伴,还有不尽的烦忧,就像现在。  我躺在床上,从母亲的眼睛里,我看到自己的憔悴的样子,像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正等待着死亡。如果我死了,母亲会更加孤单,如果我死了,父亲就真得在母亲的眼里彻底的消失了。我活着,不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母亲,为了这二十几年来的相依为命。  不要这样折磨自己好不好?母亲抚摸着我头上的乱发,她纤细的手指从我的脸上滑过,带着淡淡的草药的味道。我用力地嗅着空气,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中药味,我曾以为那是母亲身上的味道。  我不懂母亲为何这样说。但是,眼泪没来由地流了下来。从哽咽,到低低地啜泣,到掩面痛哭。母亲的手一直没有离开我的手,紧紧的,一股温暖在指尖传递着。这个世界,终是还有人能够温暖我,这个人,只会是母亲。  告诉我,他是谁?母亲的声音柔得像水,生怕大声一点,便会吓到我。  我冲母亲摇摇头。莫然这个名字我不会再说出口,就让他彻底从我的生命里消失吧。我想我会忘记他,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我想着忘记莫然的时候,脑子里却是他离去时的背影。  母亲的眼睛暗淡了一下。她懂这个女儿的脾气,和她一样倔强。但是,有些话终究是要说的。在此刻女儿的身上,她似乎看到另一个自己。所有的磨难她都承受,但她不能承受女儿受到伤害。  告诉我,他是谁?母亲的手抚上我的脸,轻轻的。母亲的手还是那样的细腻,像我小时候一样。  我想说,没有谁。然而,从身体里突然涌上一股液体,堵住了我的口。我趴在床沿,吐得晕天黑地。是我这些天几乎没有任何进食,是我在母亲面前释放了太多眼泪,是我……  母亲担忧的目光在我苍白的脸上不愿离开。我躲避着母亲的目光,做为成年人的我,做为精通医术的母亲,这个时候,我们都闭上了嘴。我没想到我离开莫然的世界,带回来这么沉重的东西,不,是一个生命。他真真实实地出现在了我和母亲的世界。  如果,莫然在我身边,我会骄傲地告诉他,他要当爸爸了。然而,现在,我只觉得这是对母亲的羞辱和自己人生的耻辱。一直认为,和莫然是无果的爱情,谁都没料到因已成果。  母亲的中药是温脾的。在院子里的石榴树下,我一点一点的让那股苦涩遍布全身,目光却空洞地看着檐上灰色的瓦。那里的尘土就是这院子在岁月里走过的痕迹,一个单身女人和一个小女孩的岁月。  我坐在在石榴树的阴影里,六月的风吹在脸上是温热的。石榴树上已经有花香萦绕。母亲坐在檐下。她头上的灯光里,盘旋着一只只小飞蛾,拼了命的往灯上撞,弹开,再去撞。似乎那里有极大的诱惑,竟然舍了命也要去探个究竟。  不管他是谁,妈妈支持你的任何决定。母亲的眼里熟悉着淡淡的忧伤,我知道,她在担心我。因为母亲的经历,因为我和母亲都非常了解对方,这个在家庭里足以掀起波澜的事件,正在让我和母亲用这种独特的沉默渐渐化解。  夜很深了,深的像母亲眼里化不开的爱。我伏在母亲的膝头,所有的烦忧都如这六月的风,轻轻拂过。  妈妈,我爱他!母亲的手在我的头顶沉重了一下。我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我清晰地听到她嘴里的叹息,那是从心里发出来的叹息。我的目光穿过母亲的手,顺着血脉流淌的方向,我看见她烙在心底的影子,那个影子带给了我生命,也带给母亲苦难。  我隐约感觉到母亲的犹豫,但,那只是一瞬间的感觉。然后,母亲紧紧地抱住我。那个夜里,我在眷恋一生的怀抱里睡得酣然。    【三】    当我面对那个小生命,看着他无暇的眼睛,我手足无措,不敢去触碰他。那双眼睛,简直就是莫然的眼睛。他看着我,我看着他,恍如梦里。  母亲说,她的快乐是活在我的影子里,那么,我的快乐,是不是也是醉在他的眼睛里?  谢然。母亲说,我给他取的名字就足以表明,这一生,关于莫然的记忆都不会在我的脑子里抹去,那样我会很辛苦。母亲看着谢然的目光尽管有些担忧,但依然透着浓浓的喜悦。  妈妈,我爸爸是不是姓林?母亲一愣,笑容凝结在脸上。妈妈,我爱你!我起身抱着母亲,一行清泪从我的脸上,母亲的脸上,流下来,又都悄悄抹去。  谢然的出生给母亲带来不尽的快乐。而我,看着他漆黑的眸子,每天都在寻找着莫然的影子。我以为我能忘记,是命运阻止我去忘记。如是这样,就让思念任意去蔓延吧!  不知道莫然和晴天会不会在一起!我不愿去想这个问题,但是自己的退出难道不是想这样的结果吗?为何想到他们在角落里的一幕,心依然会痛?  谢然的成长是我疗伤的解药。老院子里多年来没有那样肆意的笑声了。母亲的皱纹舒展了,父亲照片面前,也渐渐少了她孤独的背影。我望着院子上空流云走过,仿佛看到离我越来越遥远的岁月,莫然的影子清晰又模糊着。  谢谢你,莫然! 共 750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不射精症初期症状表现有什么
黑龙江男科哪家专科医院好
云南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上饶有哪些一甲医院 天津功能检查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男性不育能治好吗 惠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如何诊断肌无力 惠州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银屑病饮食注意事项 白癜风能治愈吗 白癜风如何预防 梅州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肺癌饮食禁忌 汕尾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甲状腺炎如何预防 汕尾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克拉玛依牛皮癣医院 乐山牛皮癣医院 中山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南充牛皮癣医院 中山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运城牛皮癣医院 长沙牛皮癣医院 肇庆牛皮癣医院 安顺男科医院 潮州外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男科医院 承德男科医院 潮州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黄石妇科医院 济宁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莆田妇科医院 齐齐哈尔妇科医院 曲靖妇科医院 泰安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妇科医院 云浮妇科医院 威海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妇泌尿科医院 威海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小儿康复科医院 小儿感染科医院 威海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室缺医院哪家好 日照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变应性口炎医院 靶样含铁血黄素沉积性血管瘤医院 莱芜理疗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变形杆菌肺炎医院 莱芜检验科医院哪家好 临沂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垂体腺瘤医院 尘螨过敏性哮喘医院 肠梨形鞭毛虫病医院 临沂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临沂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抽动症医院 驻马店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济源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鹤岗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大庆小儿感染科医院哪家好 大庆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大庆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大庆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大庆肝炎医院哪家好 抚顺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六安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包头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包头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包头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榆林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榆林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安康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安康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北海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百色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百色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贺州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崇左颌面外科医院哪家好 崇左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曲靖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平凉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吴忠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固原眼科医院哪家好 固原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琼海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